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大学 > 学校贸然减负加剧阶层固化,反对教育“大跃进”与“低保化”

学校贸然减负加剧阶层固化,反对教育“大跃进”与“低保化”

2018-04-08 来源:  浏览:    关键词:
摘要:原标题:学校贸然减负加剧阶层固化,反对教育“大跃进”与“低保化”■ 文 | 鸿观察 张洪平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出“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虽然减负这项重要的教育议题从未息音,然而这一牵扯了各方利益和诉求的问题却…
原标题:学校贸然减负加剧阶层固化,反对教育“大跃进”与“低保化”
■ 文 | 鸿观察 张洪平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出“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虽然减负这项重要的教育议题从未息音,然而这一牵扯了各方利益和诉求的问题却一直未能彻底解决。
前不久,一篇名为《请不要给我的孩子减负》的文章火爆朋友圈。作者感慨:“温室里长不出参天大树,学校减负,增加的是家庭和企业的负担。请不要给我的孩子减负!”

为什么一方面教育的需求者希望保持压力,供应者却要减轻孩子负担呢?绝不是偷工减料这么简单。
首先我们必须清楚,对所谓西方式“素质教育”的崇拜,确实存在部分盲目现象。不少人羡慕美国学校所谓的“素质教育”,但其实这既是一种片面的误解,也没看到其中的弊端。所谓轻松的教学环境,只是公立学校的现象。私立学校的状况更像我们国内的“重点学校”,不仅课业负担不轻松,在校时间也更长,老师与学生对教学质量普遍都更重视。
另外,美国公立学校教学质量普遍较差的事实往往被国内媒体在报道时有意忽略了。在一些更深入的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国内的基础教学质量普遍好于美国学校,甚至要好于部分美国私立学校。这在年级越高的学生中体现得越明显。
以数学教育为例,美国现在公立学校的教学质量,在我们熟悉国内教学水平的人看来,只能说是惨不忍睹。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在于“白左”思潮对教育系统施压。他们天然地以白人优越为出发点,想当然地认为有色人种(主要是黑人)的智力水平要更差,跟不上“正常”的教学速度。但同时为了符合名族平等的政治正确,所以居高临下地要求学校放慢教学进度,“照顾”有色人种,这样大家就可以“齐步走”了,就体现出公平原则了。学校和教师方面,既不想得罪这些“圣母”,又落得轻松,当然顺坡下驴,导致教学质量下滑,更像是一种“过家家”的游戏。
此外,相对的“小班制”教学,财政拨款的增长缓慢,教师待遇的停滞不前,也使得师资队伍相对而言比较贫弱。再加上美国公立小学一般一名教师要教多门课,语文、数学、科学、体育有可能都是同一位老师来教,又没有咱们国内学校标配的“教研组”来统一指导教学内容,全靠老师自己,最终教学效果就可想而知了。
还有,对于少数族裔(主要是黑人和拉丁裔)中出现的“读书无用论”,美国主流社会普遍选择性无视。尤其是在所谓贫民区的黑人小孩当中,读书被视为异类,想要改变社会阶层被视为叛徒,爱学习的小孩会被同龄人欺负,只能躲起来晚上偷偷看书,而平时必须要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耍”才行。

当然,美国国内有志之士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们的应对之策就是美国KIPP(知识就是力量)学校。进入这种学校的小孩,被有意隔离于他们的“原生社区”。早上课,晚下课,还有一堆课后作业,弄得你根本没时间出去瞎混,晚上写完作业累得倒头就睡。这样的学校比起国内所谓的“高考集中营”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事实证明,上这种学习的孩子,更多实现了社会阶层的跃升。
回到国内的减负话题,如果放在竞争日渐加剧的社会大背景下来考虑,无论是学生还是家长,都不会,也不敢真的“减负”。呼吁减负实际上是一种“何不食肉糜?”的矫揉造作,没有实际意义。即使当初是抱着善意来设计的,也不可能达到目的。这一点从高考改革就可以看出,改了那么多年,方式变来变去,终究是以“选拔学生”为最终目的,这一点不改,高考的外在形式再怎么改,就算不用一考定终身,把考试化整为零,也没意义。后面的“选拔”在那里等着,中小学再怎么强调“减负”,也会被心明眼亮的家长学生当耳旁风。
现阶段中国仍处于社会主义早期阶段,社会的主要矛盾是“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以选拔优秀人才为目标的教育体系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如果有一天中国的生产率水平大幅提高,人们工作的目标不再是为了糊口,而更多的是寻找生命的价值,追寻自我存在的意义,那时才具备从根本上变革高逐利性“就业-教育”体系的可能。
这需要一个过程,首先需要用功利性的教育提高社会生产力水平,提高人们的收入水平,经过几代人的时间,人们才能把受教育的目标转变为追求“素质教育”。从这个角度讲,美国作为一个竞争激烈的社会,现在也不具备转型的条件。美国也是应试教育,只是因为顶级私立名校为了把“圈子外”的人排挤掉,才搞出了那么多看似代表“素质”,实则是代表“阶级”的录取标准。中国现在就开始“减负”,确实有些揠苗助长了,还需要更有耐心一些。
现在的减负,减的是学校的负担,孩子的负担没有减。与其这边要求学校减负,家长学生跑到校外补习,那边再严查违规校外补习班,不如一开始就把资源用在校内教学上。
在弱肉强食的社会竞争背景下,家长学生竞争的不是教学质量的绝对值好坏,而是在这个系统中自己排名的高低。这是现阶段社会生产力水平决定的,而所谓“负担重”的问题会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自然而然地解决,是水到渠成的。我们不能逆潮流而动,而只能在这个约束条件下,想更好的办法,怎么尽快地达成目标,更快更好地追求我们的“终极目标”。而现在制定的很多政策过于理想化,与现实脱节。

在这种情况下,我反对贸然给孩子们“减负”。因为大家竞争的其实是排名,既然校内的竞争被抑制了,那自然要在校外决出“胜负”。这除了把学校、财政的负担转嫁给家长,别无用处。而在校外的竞争,“拼爹”的作用远大于孩子本身的天分与努力程度,有钱人家的孩子上优质补习班,穷人家的孩子只能上普通补习班或者全靠自学,农村孩子更惨,连上补习班的机会都没有。公办教育在某些教育市场比较成熟乃至过热的地区,正在呈现出一种“低保化”的趋势。
这等于变现剥夺了底层民众通过教育实现上升的可能性,使阶层固化更加严重。短期来看这不利于人力资源的培养,对实现国富民强有负面作用。长期来看这相当于是埋下了一颗社会矛盾的“定时炸弹”,阶层固化、贫富分化,最终将以一种更剧烈的社会冲突的方式爆发出来,导致社会动荡,掀翻富人的地位。
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形式上的减负,而应是提高学校课内教学的效果。不是把课上的内容挪到课外的补习班上,而是改善学校课上的教学质量。比起让孩子们幻想自己生活在大同世界,不如扎扎实实提高教育的实用性。与其培养一群手高眼低的高分低能,不如像德国一样推进技术工人的培养,这还更有用一些。
生产关系要与生产力相适应,这个原则在教育领域同样适用。“素质教育”是社会发达的标志,而非其原因。现在开启“教育大跃进”,超越物质基础的水平,贸然“减负”,实际是自断筋脉,只会拖社会进步的后腿。现阶段中国的发展水平,决定了我们仍然需要通过几代人的时间来奋斗,才能达到普遍富裕的阶段。这个时候,我们最需要的不是减负的表面现象,而是踏踏实实的奋斗精神。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

声明:本站所有新闻及新闻图片来源于其他网站,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0046945号-35

客户服务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北京企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7 国际人物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