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大学 > 人间失格新编

人间失格新编

2018-05-23 来源:  浏览:    关键词:人间失格新编
摘要:最近去看了一下《杀破狼贪狼》。一个为了尽到父亲义务的警察因为保护自己未成年的女儿而抓了她的男朋友并逼她堕了胎。女儿一气之下去泰国散心但是不幸被贩卖器官集团掳走的悲惨故事。他女儿在剧中有一段独白。大意是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对错之分,只取决于自己要不要去原谅。有点…

最近去看了一下《杀破狼·贪狼》。
一个为了尽到父亲义务的警察因为保护自己未成年的女儿而抓了她的男朋友并逼她堕了胎。女儿一气之下去泰国散心但是不幸被贩卖器官集团掳走的悲惨故事。
他女儿在剧中有一段独白。
大意是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对错之分,只取决于自己要不要去原谅。
有点感慨人生。
于是我想首次分享一下自己的故事。
可这个故事还是从樊胜美开始说起吧。
不然我怕一开头大家就没有兴趣向下看。
樊胜美有个卧床不起的爸,我也有一个。
樊胜美还有个没有决断力的妈,我碰巧也有一个。
樊胜美还有一个啃老啃妹的哥哥,这个我幸好没有。
但是有时候,我倒是希望自己能有一个。
为什么这么说呢。
这个得从我一年级开始说起。(我要开始剖白式写作了,大家觉得矫情可以不要继续向下看了)。
我出生在一个非常破败的小镇上,至今还是农业户口。我爸是家里的独苗,上面有三个姐姐。
可想而知,我奶奶是多么的想要一枚孙子繁衍后代。
我出生之后大概全家人都是失望的。于是没过几年趁着大家都还年轻,我妈准备开始怀二胎。
可那会计划生育正火热着,我爸妈把我放在乡下姑姑家,然后在相邻的城市躲计划生育。
我那会应该就是个留守儿童吧。除了外婆有时会从另一个镇上坐车过来看我,给我零用钱和买学习用品,其他时候应该不会有人想起我。就算想起他们也没来看我。
小时候上学经常迟到,而且因为读书比较早,一年级时我们办都已经有个年满十岁的老留级生了。而我当时还没满六周岁。
于是作业各种不会做,村里人大多小学文化或文盲,也没人教我。
一年级期末考试时我姑姑因为要熬食喂猪,上课半小时后她潦草的帮我把书包一背就送到学校。
坐下考试时才发现整个书包都是空的。连铅笔都没带。
不过幸好,前桌的小男生借给我一支。
于是那次期末考试两门课加起了我考了100分。
我奶奶是个文盲,但是因为长期打牌数字还是认识几个的。
她十分笃定的跟我说,成绩那么差二年级就不要读了。
有可能是天不亡我。她说这句话的第二天我外婆就过来了。
外婆给了零用钱又给了学费。
不然现在我不可能坐这写字。有可能就在那个小镇上嫁个地头蛇每天在家奶孩子和打麻将,更不要提当什么作家。
我爱我外婆,可是她在我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就死了。
而我奶奶老厉害了,活到现在。
继续回到90年代。
上回说了我妈怀二胎的事情。
但其实那并没有按照剧本发展。我妈在怀二胎的时候我爸按捺不住寂寞犯了个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
出轨了一个年轻姑娘。
孕期的我妈估计跟他闹的很凶。于是我爸带着那个小三私奔了。
全家都爆炸了。
我在我妈怀二胎期间为数不多的被接回去吃毛豆炒肉丝。而那次所有姑姑围在电话旁边,我妈被我爸家暴扭伤了小手指虚弱的躺在床上,电话那头是远在广东的我爸和小三。
我大姑姑一个劲的催促我,“快跟你爸说让他回家”。
按照我当时的心智,怎么可能会理解这么复杂的问题。于是我对着电话喊了声爸爸以后就一通乱哭。
估计我爸当时被我哭懵逼了。又或者他跟红颜知己快活了许久过后突然顿悟了自己不仅已婚还有个幼小女儿,并且还有个没出世的儿子。
于是我爸怀着仅有的良心跑回来了。
本来以为这狗血的剧情可以到此为止。可那个小三也不是省油的灯。
知道没打败正室并且被抛弃之后,她果断的举报了我妈不遵守国家规定生二胎。
于是我家被查封了。
怀孕7个月的我妈因为我爸一家拿不出钱来交罚款,并且因为我妈心死如灰想留住工作。
我弟被引产了。
我重新回归成了独生子女。
然而这并不幸运呐。
因为从那之后我就在“你要是个男孩就好了”和“你弟弟要是还在就好了”,类似于这两句话之中度过了将近30年。
将近30年是什么概念。
最近各种平台持续地播报地震灾区的新闻。
而人们在他们的房间里来来回回走动,继续过着平常生活。死亡这件事,毕竟离生者太远。蓬勃而脆弱的生命,在巨大的自然力量面前,弱小如蜉蝣。顿时,关于死亡的事,与原本和平的年代层层叠叠合拢,陷入黑暗及无望中。我们竭力想要从这种惊恐的崩溃中苏醒过来,但浑身缺少力气。
有些人还没出生就夭折了。有些人青春年少就意外离去。有些人正值壮年但突发疾病瞬间狗带。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我不属于那些人。
但是我极少数的晚上会睡的安稳。
我被不明所以的抑郁折磨。不想存在在这世界上。
每当此时我都很需要一种声音。
由它来告诉我:让死者漂向另一个世界去吧,而在这个世界,在这个时间航道,生者还请尽情欢笑,尽情绝望,别去谈论怀疑黑夜白昼的消逝。
时间有千千万种交错的方式,它真真假假,浮浮沉沉,而我们只按着我们的想象,理所当然地过着其中一种。你看,死者已去矣,或许还会有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时间航道,但那要我们死后才能知晓。
 
这一切,按杜拉斯的话来说:快乐的绝望之声。
直面迎接着绝望的境地,但毕竟还是得爱这痛苦的人生。
在我升高中时,小镇上唯一的新华书店终于倒闭了。
不过很庆幸的是我妈还在医院工作,至少单位还定报纸。
有次我看老年文摘的名家版面时突然发现了一篇文章。
作者我都已经不记得名字了,但那篇文章是描写的乡村生活。但是他写的视角绝不是一个普通村夫。
他写了农村烦人的风俗和人际关系,自家的小土狗和小猫。
语气淡然从容,不用力过猛而又让人感同身受。
从那之后我开始想当一个作家。
而我当上作家之后才明白那篇文章的技巧,堪称返璞归真的大师手笔。
我在升高中的暑假里疯狂借杂志报纸看。并且怂恿我妈带我去市里买书。
我妈虽然知道我看的不是对高中学习有帮助的书,但还是会给我买。
她或许发现了我跟他们单位或者跟那个小镇上的所有小孩的理想都不一样。
至少我是这样想的。
高中在县城读书。学校对面就是书店。我几乎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了买书上,并且各种类型都看。
于是高一时我的作文评语老师用“愚师拙见”开了头。
被赞同的感觉当然是好的,因为更有力气去用功。
高三时换了代课老师。是个学校里不小的领导。
某天他突然在课余拿出了我的作文本读了一段。
他说,这写的是什么,我读不懂。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坐在第一排的我还是忍不住站起来跟他说,“你不懂就要多读书”。
举个例子吧。就像你跟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人争论,你从一个他不知道的领域说了下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但是他对你说,“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但我认为我是对的。”
可我还是辜负了他考上了大学。
学是在南京。一个忧伤并且很注重教育的城市。
但我却突然觉得彷徨。
深夜流动的车,地铁缓慢开合的门,白色的空气,能感觉得到时间寂静的流动和一种迷惑。这是我曾经多次想过要用文字描述的城市。
是存在我心裡的那个城市,通透有光,四季分明,饱满,无声。
混日子到大二,外婆突然病故了。
外婆死去后的那个寒假,我回家去做了第一个纹身。
我当时并不迷茫,也不想反叛,也不是想当不良少女。
因为我想自残,但我还是想有未来,于是选择让别人刺痛我。
后来被我妈发现了,她心急火燎的要带我去祛掉,并且跟我说,“女生的皮肤应该洁白无暇”。
为什么要洁白无瑕,谁规定的就得洁白无瑕?那我是不是得为了洁白无瑕而去选择狠狠割自己几刀。
我们这一代的父母好像都有这个情况。他们做什么都是为你好。你不准哭。你接受不了就是你自己心理素质不好
你好像没得选。
带着这份抑郁我在南京大学毕业后,去了武汉。
武汉呐,是一个有超多大学生应届毕业生异乡人的城市。
有时十一点搭上末班车回家,走过地下道。微凉的晚风一阵一阵地荡漾。
这城市的新城虽年轻啊,却顿时使人觉得好体贴。往往出门在外一段时间,再回到武昌的时候,才感觉到对它有真正的爱。
那种感觉像是,你以为自己不一样,你在夜里辗转反侧思考终极意义准备过得行尸走肉时,突然就发现了新天地,找到了同类。
最好的世界,是你能够忠于自己内心去环游的;最好的恋爱,是你不论走到哪里,它都停留在心房的;最好的人生,是不论你流浪或安定,你都热爱的。而这些,不过是生命里千千万选择中的一次,是一种姿态罢了。
这里的人们各有各的难处。他们都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生活。是群体,也是个体。
他们不关心别人,抛弃过去。有一部分人通过自己的非凡能力扭转了命运。
我也相信我有这份能力。
然而。
就在我想要触底反弹的时候,我爸病倒了。
一个有三高的中老年男人,吃着降压药喝着酒。
自然而然脑出血瘫痪了。
他插着管子刚醒的时候,有个女人过来看他,当着我跟我妈的面握着他的手。
我恍然大悟,这是他的新小三。
他还是心不死想要个儿子。
其实呐。说女儿是赔钱货总归要嫁出去的。儿子可以养老送终。
但是呐,反过来想一下,要儿子也就是为了养老吧。
在上一辈人的价值观里,男孩女孩大家都是生存工具而已。
都挺不幸的。
那我呢,也就更加不幸了。
本来以为可以独立工作了,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既然女儿是要嫁出去的那我可以不向家里要钱了。
但是不向家里要钱并不意味着你不能不赡养爹妈。
我为他们跑各种繁琐的医院手续,床前伺候,回家康复后还要对他们心理安慰。
我被迫成为了一个坚固的大人。
亲戚们开始教育我要承担起一整个家。
但是没人想到要对我心理安慰。
我就像是一个被深厚内功震碎了五脏六腑的人。
外表完好无损,甚至回光返照似的满面春光。
提着自己向前走。
我也没有樊胜美的那些好邻居。反而,我从来不敢告诉别人这些事。
他们有可能会嘲笑你,更多的是冷眼旁观疏远你。
其实最重要的是我觉得自己身边的人逼格特别低。
就像今天在看郭柯导演的《二十二》时,背后一堆人都赶在影片静默时不停的讨论家事,工作的事。
影片一结束弹出字幕“二十二”的时候,一个女生恍然大悟的说原来是说二十二个慰安妇的故事啊,我说这电影名怎么那么奇怪。
我怀疑他们不仅不读书,连微博都不刷。
他们为自己的平凡和庸碌无为沾沾自喜。
 
也许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都是这样糊里糊涂的度过了一生。
而我在照顾父母、装修房子,周旋各种生活琐碎事件之中还出版了一本书。
——《如果你无所畏惧 世界会加倍赏你》
我知道自己至少改变了一点命运。至少能认清现实,也不愁吃喝。
可我还是会害怕黑夜。还是一直被抑郁折磨。
我写这篇文章的契机就是失眠到凌晨四点满是焦虑为了抑制住自己伤害自己。
对啊,也许你觉得我过得很艰难。
但是艰难的人并不只我一个。
永远在自我修复和不断努力逆袭的人也不止我一个。
这个时代太过安逸,科克托在《我的逃亡》里写道:年轻人从不怀疑内心的斗争,内心的监禁,内心的逃亡,内心致命的危险和折磨。……当现实不能再给他们提供冒险的途径的时候,他们觉得不再活著。
他们这种对危险的热爱永远燃烧,不被扑灭。但这个时代却倍加缺乏斗士,那种过去时代的冒险精神仿佛崩坏。也许顺水而下是快乐的,摧眉折腰是快乐,违背内心对现实妥协也有它固有的某种快乐。
我知道我和许多人都只是当中微小一部分,我们的话语,我们个体的生存状态,我们的妥协,并无几分重量。
到底有多少人是真正能够反抗,能够拒绝这个社会提供的生命模式的?每一步都有完整的安排,无数的前例,有轨跡可遵循的安全道路,同时它会警告你,不要试图越界,否则,你就是反叛者,就需要冒著被那个持有话语权力的群体驱逐的险,它告知你必须拥有一个不可避免的形式。
最怕就此失去逃亡的情怀,人的衰老与软弱不是由身体首先反应出来的,而是由不愿再尝试,以及逐渐全无好奇与热望的内心开始。
最怕不是一而再的磨砺和困顿,也非路途黯淡无光,而是在自己不能找到这个世界中心以外的可能性之后,怕不能再度拥有面对的勇气。
再坚持一下。
因为马上就会有光出现。
而这照亮世界的光,定会有一束是为了你。
简介:刘一霖
微信号:SOLOLL
青年作家
武汉万娱文化副总
主持万人豆瓣小组“约稿组”
创办“最佳阅读”今日头条号
阅读点击率过亿 
策划出版的第一本书即畅销
《如果你无所畏惧,世界会加倍赏你》
于南方周末 深圳晚报 北京晨报等主流媒体
广泛发表作品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

声明:本站所有新闻及新闻图片来源于其他网站,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0046945号-35

客户服务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北京企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7 国际人物网 All Rights Reserved